崛起的百万“团长”:到底是一份美差 还是当炮灰?

在北京打工的宋魏,对社区团购在中老年人群中的渗透力,感到吃惊。“我妈竟然跟我说,她打算在我爸退休之后,两人在小区整个摊位。别人买了东西就送到这儿来,一兜一兜的,没事儿还能和老太太唠唠嗑儿。”父母口中的新业务便是“当团长”。

这个时间自由、只要管管微信群、不时向群里分享一些商品链接、也不需要自己进货、甚至不需要有实体店铺的零门槛生意,对于愿意和别人交流的人来说,确实有足够的吸引力。

生活在成都的优美没有专门的线下店面,而是把自己的家当做自提点。“之前做过几年财会工作,后来和人合伙开美容院,到现在也有 20 多年了,营业也还不错。”

后来,优美想着用空闲时间再做点事情,便从 2018 年成为了十荟团的团长。“做了团长之后,早上送完孩子 8 点不到,接着去美容院开晨会,然后回家收货,下午 5:00-5:30 去发货。”

因为想把服务做到更极致,刻意把团员数量维持在 100-250 之间,团员数量不多,但粘性很强。目前每个月的销售额在 10 万元左右。

她觉得社区团购做的就是服务加销售,很在意社群的维护,“以至于现在不和团里有关的事,大家也会私信问我,物业上有什么事情、脸上过敏了也会来问我。”

如果按照提成 10-15% 算的话,她这个副业带来的收入在每月 1 万-1.5 万元。

过去两年,在社区团购创业公司的推动下,大批的宝妈、退休职工、保险等各行业人士开始尝试做“团长”。这些从线上成长起来的群体,也构成了团长最初的“人群画像”。足不出户做团长、每个月一万元左右的收入,在二三线城市、甚至农村,已经相当不错。

不过,互联网巨头入场后,这个新兴职业的演变、分化开始急剧加速。

新晋团长

最近几个月,在互联网巨头疯狂地推之后,“团长”这个职业,瞬间在全中国铺开了。相较于过去普遍没有实体店面的团长,诞生了一类新团长。

在美团、饿了么都找不到存在意义的南京郊区的一个村子里,却可以搜到大量的社区团购自提点。原本经营着便利店、五金店、菜市场、烟酒店的店主,今年都多了一个“团长”的身份。

“兴盛优选在湖南行,在南京这儿不行。”李国强说,即便他本身经营着一家芙蓉兴盛便利店。从 10 月份起,他陆续加入了其他社区团购平台,“只要你申请加入就行,各个平台我都做,目前来自多多买菜的提成收入多些”。

“社区团购肯定对我原来的生意有影响。不过,以后都得死。”李国强不看好这种商业模式,觉得主要靠烧钱补贴,“我不像他们那些专门干这个的,我也不运营微信群,不往里扔什么链接,那不是我的主业。”

同样身兼多家平台团长、经营便利店的林秀也很少运营微信群。“不需要,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东西了,直接在小程序、APP 里下单,你可以在上面搜到我的店。”

“连我自己都在上面买东西,真的便宜。”林秀的店在南京城区的某小区楼下,周边的商业也非常发达。她并不担心社区团购会影响到自己的生意,“上面卖的很多都是我店里没有的。只要社区居民到我这儿取货,平台就给我提成。”

林秀隔壁的沙县小吃也是多家社区团购平台的自提点,店长表示,“就是腾出些地方存货,还可以顺便拿点提成,也不运营啥微信群。”

这些本来就经营着线下店铺的“新晋团长”,不可避免地会分食专职团长手中的份额。他们有一个普遍特征就是不重视运营社群,主要充当“快递接收点”的角色。

而这类“新晋团长”,也是拼多多、美团拓展的主要对象。巨头们更希望社区居民直接打开 APP 下单,团长这个角色被弱化了。这引发了从业人群的担忧、以及社会的讨论:“专职团长”会不会只是一个过渡角色,在巨头完成业务覆盖之后而被“卸磨杀驴”?

团长的两种未来

人们担心是有道理的。不同平台对待团长的策略的不同,决定着团长的角色。目前看来,可以分为两类。

根据观察,一类是以拼多多、美团这两个超级 APP 为主的平台,拓展的团长多是各种类型的线下门店,如前文所述,店主们通常不重视、也少有时间运营微信群,主要充当“提货点”的角色。在这种模式下,社区团购其实可以看作是传统的电商生意,其中合作的门店都可以当作是“菜鸟驿站”。美团和拼多多天生具有流量,最终目的还是要把流量收回到自己手中。

另一类是以十荟团、食享会、橙心优选为主的社区团购平台,开始鼓励旗下团长开设自己的线下门店。这种模式更贴近于线下实体零售,它的重点是“与团长合作开店”,不动摇团长“主人翁”的地位。可以说,巨头的团长,与创业公司的团长是不同的。

在极客公园走访的一家位于广州的连锁超市里,店员表示,“我不清楚店里的商品和社区团购上的有什么区别”。实际上,这家门店是兴盛优选的合作门店,但招聘来的店员似乎只愿意负责线下门店的收款结账工作。

显然,按时打卡上下班、拿死工资的连锁超市店员很难承担起“团长”的角色,店铺也更适合充当“提货点”的功能,对于社区团购平台获取新用户的作用极其有限。

或许是汲取了这种教训,十荟团、食享会、橙心优选最近的线下扩张策略,都强调团长的亲自参与。以食享会为例,其前不久公布了“3.0 云店”计划,便是探索与团长合作开社区门店,团长自己选址,食享会负责统一装修店面以及商品体系管理。

另外,从团长的小程序端可以发现,他们普遍有一个“客户关系管理”的功能,这是传统夫妻店、连锁超市所不具备的。同时,某零售门店招聘系统开发公司内部人士向极客公园透露,已经有头部的社区团购平台开始着手打造社区门店的招聘管理体系。

可以预见,这类社区团购的模式正在变得更加“重资产”,同时团长这个新兴职业也在向职业化、规范化演进。综合来看,无论是十荟团、食享会、橙心优选,还是兴盛优选,他们主要是深耕新型的社区便利店场景。

据阿里的数据,2018 年,我国有 660 万夫妻店,而最近几年社区超市的增长率保持在 15% 左右。按照这样的趋势,叠加社区团购对线下门店的促进,未来将会有更多的社区便利店诞生。

如果按照目前有 700 万夫妻店(包括社区团购店)统计,一个店铺需要 1-2 名团长(老板)的话,那么这将是一个涉及人数达到 1000 万级别的庞大“新职业”群体。

无论电商发展多快,社区团购的模式效率多高,每个小区的社区便利店是很难被取代的。因此,随着竞争的加剧,努力成为小区中的那个重要的社区实体门店,将是专职团长未来的方向。

漩涡中的团长

这并不是说“团长”的职业生涯稳了。

团长生意的好坏,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背后平台上的商品是否更便宜,质量更好,具有差异性,同时配送守时。平台的食物和供应链的不稳定将直接影响团长的客户关系,造成损失。

这就考验平台对供应链的把控能力,以生鲜为例,稳定的菜品质量需要依托于平台在农产品生产、运输、加工等方面的投入,这需要巨大的资金。而这通常只有互联网巨头投入得起。

另外,“补贴”也不会是一种常态,尤其是在“反垄断”监管更严格的未来。不过,实际上,“补贴”也并不是社区团购的商品更便宜的核心原因。社区团购的预售、次日自提的模式,可以降低生鲜食品在运输、存储上的损耗。

另外,某物流公司创始人告诉极客公园,社区团购的履约模式在仓储配送成本上可以比传统方式降低 3-4 倍,在生鲜品类甚至可以降低近 20 倍。巨大的商业模式效率提升才是其存在的根本。

与外卖小哥、网约车司机一样,团长也是一个由技术迭代而催生的新职业。而这门新职业也正在经历它发展至成熟中需要经历的洗礼。

近日,杀入社区团购行业的互联网巨头被央媒批,“惦记几捆白菜”。实际上,社区团购的另一边连接着农民,通过打掉“中间商”,承担着帮农民增加收入的重任。禁止社区团购无疑也会影响到农民的收入。无论是小菜贩、还是农民,都是弱势群体,哪一方都不应该舍弃。社区团购遭受的质疑,和当年网约车的兴起让司机没了活路类似。

关乎人们“菜篮子”的社区团购,并非只是一个待占领和改造的市场。社区团购在加速线下商业转型的同时,也在提醒战场上的互联网公司掌舵者——仅仅做一个商人,还是承担起责任,真正成长为“企业家”。

THE END
喜欢就支持一下吧
点赞0赞赏
分享
评论 抢沙发
  • 嘤嘤怪

    昵称

  • 取消

    请填写用户信息: